尽野野

笑死我了

【双花/喻黄】旷野尽头(二)

两天没动了啊——
觉得好像在往强强发展……
长篇第二弹,阅读愉快。  ——————————————

一间房一张床,这毕竟不是旅店,没那么多床位。 “搞什么啊,三个人怎么挤一张床?”张佳乐崩溃的喊道,“还是三个男人!” 原本就只是为单人准备的套间,在张佳乐搬完行李以后就更加狭小了。
“这个嘛,在你上来以前的确是有多余的房间的——”黄少天嘀嘀咕咕,“但是吧——”
“没劲!”张佳乐忽然有一股自己被欺骗的感觉,“我去找负责人。”
“欸你等等……” 张佳乐没等黄少天啰嗦完,径直往外走,心里有些窝火,搞了半天就只剩自己了,真是显得多余。

“啊……这个,的确,原本我们是算好了床铺,”导游看了一眼张佳乐,面露难色的说道,“但刚刚孙先生打电话说要腾出一间房,我们也是替别人办事……”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张佳乐又好气又好笑的问道,“你们的孙先生要办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吗?再者,事先应该签了合约的吧,既然这样,那就是表明你们的孙先生违背合约在先。”
导游挥了挥手示意张佳乐停下来,“好了,我马上给孙先生打电话,问问他今晚有没有人进来住,要是没有,你就搬进去吧。”
张佳乐还想再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语咽回去了。
哼,有钱了不起?

在得到对方的允许后,张佳乐利落的收拾好了房间,清理了杂七杂八的东西,开始倒腾姑姑给他带的行李。 嗯……手机,一些书,衣物,罐头,嗯,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等等还有老干妈酱???这个又是什么……皮克!!

张佳乐愣了几秒,费力的从容量不大的背包里拉扯出了一只毛茸茸的玩具兔子。
搞……搞什么啊,皮克怎么被带过来了。 被称作皮克的兔崽子(误)是小时候张佳乐最喜欢的一样东西,说来也奇怪,在别的男生都爱买仿真枪塑料坦克的年纪,张佳乐就和皮克相依为命了,也曾一度被玩伴捉弄,不过这依然不能影响那时张佳乐在女生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皮克没什么特点,就只是一只白兔子玩偶,不过最显眼的还是它白粉参半的耳朵,做工不算精致,毛毛糙糙的,边缘还有几根刺眼的线头,算了,出门在外图个安慰,张佳乐想着随手将皮克扔在了枕头边上,皮克长长的耳朵就这么服服帖帖的耷拉下来,显得乖巧。

“喂喂,张佳乐在吧?”木质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随后一阵闹人的声音传来,“我是黄少天呐,你刚刚搬进来,一个人住很爽吧哈哈哈哈……欸欸,让我进来啊……”
“行,你要说什么,爱串门不是好习惯……”张佳乐无语的看着黄少天,对方兴致盎然的东摸摸西瞧瞧,好一会儿才罢休,
“张佳乐,跟我说一说是不是把那傻缺导游挑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隔着十八层墙都能听见她的哀嚎声哈哈哈哈哈——”
“嗯?她怎么了。”
“这得问你啊!你估计让她得罪上了这套房子的主人了吧?不,是房主兼投资人。”黄少天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趣的将魔爪伸向皮克,幸好张佳乐眼疾手快将皮克一把夺了过来。
“哎!摸摸都不可以啊!这么大个男人还玩儿小粉兔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笑死我了——”
“……喂,别扯开话题!这间房应该就是我住,”张佳乐一本正经的抱着皮克说道。
黄少天一个没绷住又开始大笑,断断续续的说,“本……本来就不是…你的,你傻啊,让你选你的上司和下属,你会选谁?同理可证那个导游喽。”
“我不是别人的下属。”张佳乐冷静的说。 “我跟你说,你现在是占着别人的位置说话不腰疼,”黄少天说,“我听说,房主孙哲平原本是要在这儿住一段时间的,结果就因为你一句‘我怎么办呢?’人家又没来成。”
“哦……”张佳乐点了点头,“他不来关我什么事。” “………这个嘛,你应该算是直接原因。”黄少天说, “你真的是直接原因。”
“?”张佳乐抱紧了皮克不说话。

下午的天气看起来不错,然后张佳乐打算睡觉。
主要是由于黄少天的语音循环功能。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把自己的那点黑历史翻来覆去的讲个上百遍的。
“你知道吗张佳乐,我真的才发现咱们是同一个学校的校友!”黄少天强调道,“还是同一个学校的同一个年级!”
张佳乐绝望的看着自己的校徽被对方在空中扔来扔去的,无力的点着头。
“呵呵,是啊好巧啊……”
谁能解释为什么背包外层会别上自己的校徽……
“我跟喻文州也是一个学校哦。”黄少天没来由的这么说着。
“嗯?那个男的?”
“嗯,他比我们高一个年级,挺厉害的。”
张佳乐听对方这么说,愣了愣,他没弄明白,黄少天嘴中的厉害二字的来由在哪里。
“那我看你们关系很好啊,肯定很不一般吧。”张佳乐这么说着,一副调侃的语气。
知道黄少天是自己校友,果然气氛都不一样了。 “……我也希望我跟喻文州很不一般。”黄少天看着对方,眼里闪动着光,“他很厉害。”

再然后张佳乐就呆滞的听着对方叽叽咕咕了一个多小时的喻文州学长。
“其实吧,喻文州他做饭也挺好吃的,真的!我上次去他家串门的时候吃过!”
“你还真是喜欢串门啊……”
“不不不只这样,还有骑马,骑马骑马!我在马场见过啊,超有意思的!”
“你这样说我会想歪的。”
“欸,这次我们出来,其实是我计划的,”黄少天说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什么,我准备近期跟他,表白。”
“……哈?”
有没有搞错,还真是个基佬。
张佳乐抱紧了皮克。

“所以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我这一句话?”张佳乐问。
“做铺垫嘛,这件事我没跟别人说过。”黄少天说。
果然人紧张的时候话变多。张佳乐感叹。
“还有啊……其实当时导游说下午没活动的时候我就想来你这儿了。”
“……”
“其实是因为,我不太习惯跟喻文州独处,”黄少天往后一仰,平躺在床上,偌大的单人床还是很松软干净的。
然后张佳乐打了个喷嚏。
“欸张佳乐,我就不信到这个年纪了你还没钟意的女孩儿。”
“………我对这种事不感冒啦。”
“莫非,你也是基佬!”黄少天一惊一乍的翻了个身,“你他妈不会爱上我了吧?”
“去你的!”张佳乐哭笑不得,“就算是基佬也看不上你啊。”
“切,那你不能跟我抢学长哦。”
“……都说了没兴趣啦,抢你个头。”
“你发誓!”
“……我发誓我发誓。”

在第二天的时候导游团队会坐自家车回去,剩下的就是自己去探寻好玩的地方了,这也是此趟行程最有意思的地方,如果待不下去了就随时报警(不)。
“啊——”张佳乐打了个哈欠,无聊的坐在护栏上摆动着双腿。
一下午都在磨蹭中过去了,好不容易把黄少天这尊佛给弄回去了,不枉自己发的毒誓。
张佳乐到了楼底下才发现,原来这儿的供电是不稳定的,在他在冰箱里翻腾着食物的时候,冰箱叮的一声熄灭了顶上的黄灯。
然后四周就再没了电器运作的声音。
张佳乐望着冰箱里的那一大块冻牛肉发愣。
电再不来的话,冰箱里的食物会坏的吧,天热得火似的。
这栋房子全是小格子的铁门铁窗栏,透气性好,所以容易招来小虫什么的。
再反应过来天已经灰暗了,张佳乐想到自己的胃,下定决定似的在厨房把那冻牛肉切开了,薄薄的几片,见上面还带着冰渣,放进冷水里泡了泡,又拌了一大盘生菜,切了一大块黑面包,冰箱里的火腿,乳酪全被装在篮子里,各取一部分来入味,然后在这过程中给自己用奶粉冲了杯牛奶。
说真的,姑姑给自己带的牛奶真不怎么可口。
做了这么多自然吃不下,张佳乐将锅里的半生半熟的肉夹起来放进盘子里,就着黑面包裹了几片生菜和火腿,打算带给黄少天他们吃。
毕竟没有电,只好用生火的方式代替了,幸好牛肉也能这么吃,看得出来还是上等的肉质,很容易上手,张佳乐趁着天黑,将火堆熄灭了才上去。

“我靠,张佳乐你神了,这他妈也太好吃了吧!”黄少天震惊的说着,狼吞虎咽的把张佳乐看的发愣。
“没想到你会西式做法。”喻文州赞许的看着张佳乐。
“啊……以前我在国外住过一段时间。”张佳乐不好意思的说。
“不用说了,张佳乐我爱死你了,你也忒棒了,”黄少天大手一挥,打了个饱嗝。
“主要还是这儿有食材,”张佳乐说,“原料很棒。”

到了房间还是没有来电的迹象,张佳乐有点郁闷,脱了衣服洗了个凉水澡,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发愣。
景色真美,张佳乐想,明天一定要出去走走,怎么着也得再找几头奶牛,生牛乳啊生牛乳……
张佳乐想着咽了咽口水。

“咚咚咚——”突然有人在敲门。
张佳乐奇怪的撇了一眼,不会这么倒霉吧,黄少天怎么又来了。
“咚咚咚咚——”
“……来了来了,马上。”张佳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踩着拖鞋哒哒哒的去给人开门。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外对着他笑。
“咦,你不是今天那个……”张佳乐警惕的看着对方。
“你好,我是孙哲平。”那人提着行李笑着说道,“今后我们就住在一起了。”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