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粥不加咸菜

你好这里是尽野

专职推双花

长期潜

并且

挺你平哥不解释。

【双花】江湖不远

–张佳乐的生日贺文

–一发完

1.

张佳乐和孙哲平是在山下的废庙认识的。

那时候张佳乐的包子铺刚倒闭,身上别说银两了,连个铜板都没有。

于是张佳乐就想去庙里烧烧香。图个财神保佑转运大吉。

然后就在进庙的大门口碰着了孙哲平。

2.

张佳乐后来回想了一下,应该不算大门,几根破柱子也叫庙门?

于是张佳乐绕过了废墟,很自然地在孙哲平的身侧盘腿坐下,然后捡起了被扔在火堆里的烤糊的鸡。

其实张佳乐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抢劫。他只是想顺路提个醒,好积个德,图个吉利。

“鸡不是这么烤的。”张佳乐刚开始不认识孙哲平。所以他含糊的喊道,“这位前辈。”

3.

俗话说。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看见不熟悉的人往高处喊总是没错的。

所以后来孙哲平澄清自己比张佳乐小半岁这件事就不说了。

4.

张佳乐有点欣喜。

对方看起来并没有明显的排斥情绪。

他只是说:“滚。”

然后他又说:“你先把我的鸡放下再滚。”

张佳乐顿时又觉得这人不太好相处。

于是张佳乐换个好相处的话题。

“你知道我此行来的目的吗?”

“难道不是来抢劫?”对方奇怪的问。

“得了吧你这样我怎么抢,要抢也选个小姑娘啊。”张佳乐不屑道。

“看,暴露了。”

“……”

5.

张佳乐在吐唾沫解释的过程中得知了对方的名字。

“我叫孙哲平。”

“我得知了你的遭遇感到很同情。”

“但是,这件事和我有半毛钱关系?”

最后,孙哲平直接来了句。

“请告诉我让你闭嘴的办法。”

张佳乐哑然。

然后张佳乐指了指鸡。

“…………”

6.

“所以,你的包子铺为什么会倒闭?”孙哲平问。

“嗯,刚开始挺好的,每天都有人来买,”张佳乐咬着鸡腿说,“毕竟我这也是老店了,人气不算低,宣传也到位。”

“老店?你开了多少年。”

“不是我,是我爹。我这是子承父业。”

“那挺好,敢情这一个家族的产业都败在你手里了。”孙哲平嗤笑。

“后来,店里的一个伙计惹了事,得拿五千两银子保命,我的包子铺就破产倒闭了。”张佳乐说。

“你店里的伙计惹了什么事要你出面摆平?”孙哲平问。

7.

张佳乐用吃一只鸡的时间讲述了早晨出门买肉料和人砍价发生矛盾最后动起手脚的故事。

“其实,我根本不怕他。”张佳乐义愤填膺,“只要他放下那把砍刀我还是有很大的几率可以赢的。”

“你,因为和一个江湖中人商家砍价所以招惹了一个帮派。”孙哲平理清思绪道,“接着你店里的伙计首当其冲。”

“张佳乐,要我说找你讨一万两都不为过。”孙哲平继续说,“江湖道义讲不讲?”

张佳乐不以为然。

“我可不混江湖这路子。”张佳乐道,“就算是现在这状况了,也没打算学习武功匡扶正义。”

“我得告诉你,你也不是个做商人的料。”孙哲平忽地轻笑,“因为你天生就是被人欺辱的对象。”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张佳乐微怒。

“继承父亲的意愿做生意失败,和人家发生矛盾也没本事反击,还要自家伙计替自己挡伤害,年纪轻轻却不懂得最基本的做人道理。”孙哲平看着对方,“我是这个意思。”

8.

“我,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也不算熟吧。”张佳乐顿觉再不撤退自己就真成社会唾弃的对象了,“没什么事的话……”

“自从下山以后,我还是第一次见着你这样渣的家伙 。”孙哲平缓缓的站起来,“若不打一顿我会手痒。”

“不对不对,”张佳乐连连摆手后退。

这又是个什么剧情走向啊,敢情自己的人生就是个悲剧?

“对了,告诉你,刚刚想起来我这里还缺个厨子。”孙哲平停下来又说。

“啊?”张佳乐彻底愣住。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被我打。二是跟我走。”孙哲平道,“一月也就有个几两银子。包吃住的。”

9.

孙哲平并没有忘记师父交代的任务。

“这次出远门务必给我带个厨子回来。”师父沉稳地说道,“总吃凉拌菜也不是个办法 。”

“哦,有什么具体要求吗?”孙哲平问。

“厨子就别去人家饭馆里抢了,上次那个就惊吓过度给弄得神志不清,捡个漏就行。比如刚刚失业什么的。”师父窝在太师椅里摇晃,“男性优先,不然多不好意思。”
“好,弟子谨记。”

10.

张佳乐。

男的。

会做饭。

一个刚刚倒闭了包子铺的落魄家伙。

人品太差也没人抢。

所有的要求都满足。

11.

孙哲平暗暗松了口气。

幸好自己早些遇见了张佳乐这家伙。

张佳乐暗暗叹了口气。

自己怎么就碰着了孙哲平这个家伙。

“那我就当做你同意了。”孙哲平粗声粗气的说。

“没问题是没问题,反正我现在也没地方去。”张佳乐挠挠头,“可你们那儿是什么地方?”

“你刚刚才说没问题。”孙哲平缓缓的说。

“我总要弄明白自己是不是身处险境吧,万一被拐了呢?”张佳乐说。

“呵,哪个没眼光的会拐你。”孙哲平鄙夷的说。

你啊。张佳乐在心底大骂。

12.

“你跟着我走就行,山上有个院。”孙哲平走起路来步步生风,很快就将张佳乐甩在了身后,“前几日我受到了师父的委托下山来找厨子,现在可以交差了。”

“你们那里,待遇怎么样?”张佳乐小跑着追上来,“院里有多少做事的姑娘?”

孙哲平猛的停了下来。

张佳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直地撞在了对方后背上。

“怎么了?”

“做事的姑娘?”孙哲平扭头问。

“对啊。”

“为什么会有做事的姑娘?没有姑娘。”孙哲平莫名其妙。

“一个都没有?”张佳乐还不死心。

“一个都没有。 ”孙哲平说。

“卧槽,”张佳乐大叫,“没有姑娘我还怎么活!你们那儿可别是个和尚庙啊!”

“实话告诉你,我师傅找的地方是用来隐居的,人迹罕至。”孙哲平缓缓的说。

“那也就是说,我就算被杀掉也不会有人发现了?”张佳乐绝望的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孙哲平跳到树上,“但我觉得这个逻辑是对的。 ”

“卧槽,你还会上树?”

“……”

13.

张佳乐在小时候就树立了很远大的志向。

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该守着老爹的包子铺不撒手。

好好过日子,继承祖上的遗愿。

所以当他面对一个崭新的机会时,还是有些不安。

“想加工钱就直说。别老拿自己祖宗说事儿,小心报应 。”孙哲平鄙夷的说。

张佳乐噎了一下,敢情这孙子不吃亲情牌这一套。

于是张佳乐特别诚实地说道:“我要加钱 。”

“你这还没开始干呢就欲求不满了?”孙哲平问。

“什、什么欲求不满,”张佳乐瞪着对方,“我这可算是开小灶。”

“你见过哪个小灶里有包子的?”孙哲平疑惑。

“……”

14.

张佳乐挺好奇的,孙哲平住的这个院里大白天的也不见人。

“他们出去了。 ”孙哲平道。

“对了,你师父在哪?我怎么来的这几天都没见着人。”张佳乐问。

“在里屋。”孙哲平道。

15.

孙哲平的师父窝在太师椅里摇晃道:“怎么现在才把他带来见我呢。”

“弟子总要先判断他的真假才能放……”

“假什么假,我还能吃了你不成?”张佳乐愤愤的说。

“你会做什么菜?”师父窝在太师椅里继续摇晃。

“哦,我爹娘打小不在身边,所以很早就学会各种菜式,清蒸鲈鱼红烧鲤鱼爆炒蛤蜊……”张佳乐扳起指头数,“要说汤的话我也还行,不过我最擅长的是包子……”

“我第一听说爆炒蛤蜊。”孙哲平疑惑。

“那是你没见识,我还能爆炒青蛙呢你要不要试吃啊。”张佳乐鄙夷道。

“别和孙哲平一般见识,”师父窝在太师椅里还在摇晃,“他这孩子从小到大都在山中练武,没去过几次城里,自然认识的新鲜事物也少,你以后要多多担待。”

“哦,哦好。”张佳乐转念一想,“老前辈,你说他练武这么多年,难道是您想……”

“对,正如你所料。”

16.

张佳乐的坐在屋顶上,眺望着孙哲平在远处打水。

“我算过日子,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与他萍水相逢,这也是上天的旨意,我想过,孙哲平需要真正的历练,他是我所有弟子中最有天资的一位,我不想让他就这样隐于世间,你若有心,就将他劝入江湖吧,我会传授给你保命的功夫,之所以让他找个厨子带着,也是为了能够不饿肚子,他饭量很大……”

“老前辈,不瞒您说,我对江湖中人一向没有好感,再加之我的志向也不在这里,我……”

“年轻人。江湖可是个好地方。”师父窝在太师椅里摇晃,“我在那儿待了大半辈子,行侠仗义之人是大多数的。”

“你与孙哲平去找我的师弟求学,等他安顿下来了,再向我的师弟讨要些金子当做工钱,那时候你便可以开一家包子铺重新生活了。”

“还有,江湖没你想象的那么糟。”

17.

孙哲平提着水毫不费力的从对面屋顶跳过来。

“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张佳乐摆摆手,“你师父要我们明日起身,说是要去找他的师弟。”

“嗯,师父昨日已经告诉我了。”孙哲平坐下来,和张佳乐挨着肩膀,“若我一人出发,不出一个月定能找到那个人。”

“你的意思是我是累赘了?”张佳乐反应过来。

“我可没这么说过。”

“孙哲平。”张佳乐转过脸很认真的说,“就现在,教我轻功。”

“你?”孙哲平笑了笑,“你当真要学?”

“那当然。”张佳乐答。

“好。”孙哲平起身拍了拍屁股,指着下头的地面,“跳下去。”

“什么?”张佳乐惊。

“将你的真气运往四肢,集中精力,想着你要去的目的地。”孙哲平继续说。

“我,我试试……”张佳乐手脚并用地爬到边沿,“太高了……”

“那你是怎么上来的?”孙哲平问。

“你看那边有个梯子啊。”

“……”

18.

张佳乐很自然的躺在地上。

“你还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吗?”孙哲平问。

“你把我收拾收拾吧,我动不了了 。”张佳乐痛苦的说。

“我早就说过,你这样是没办法学轻功的的。”孙哲平笑,“太弱了。”

“切,看今晚我来给你展示什么叫顶级厨艺。”张佳乐跳起来说。

“嗯,在展示以前你最好把头发打理打理。”孙哲平道。

“头发?我一直都披着的,”张佳乐道。

“那从现在开始就把头发束起来。”孙哲平将略重的包袱背在身上,“要是在半道上遇着什么劫匪土盗之类的把你认成姑娘家家就不好了。”

“不会吧?”张佳乐警觉起来。

“而且头发散开容易沾灰。”孙哲平说的头头是道,“做饭点柴火要是把头发点着了怎么办。”

张佳乐顿时觉得孙哲平说的太对了。

孙哲平顿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聪明。

19.

“原来轻功不可以负重的。”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恍然大悟。

孙哲平缓缓的走在后面。

“张佳乐,”孙哲平喊,“你不是空手跟我上的山么……怎么现在这行李重成这样?”

“哎没办法谁叫咱师父好客,硬是要我把他买来的菜背着给你做饭吃。”张佳乐两手空空的走在前面幸灾乐祸。

“等等,我师师父什么时候成你师父了?”孙哲平问。

“都是自家兄弟就别这么讲究了。”张佳乐严肃的说。

“什么时候又跟你自家兄弟了。”孙哲平服气的背着一包袱菜。

20.

在张佳乐的记忆里,混江湖的人都不正经。

就拿那个被自己砍价的人来说,凶神恶煞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别人祖宗二十多号人欠他银子。

并且还都会武功。

张佳乐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商人家里,自然是没见过什么叫武功招数,在街上耍大刀的倒是很眼熟。

所以当孙哲平卸下包袱扛起剑冲上去的时候张佳乐还是处于神游的状态。

“等我一会儿,别乱跑。”

孙哲平丢下一句话就上去跟人干,当时的气势是真不小。

于是张佳乐就在大街上盘坐了下来,拿出一块馍馍开始嚼。

只见孙哲平从混乱之中脱身而出,跃到了一座房子的屋顶上。

孙哲平手上的剑还被握着,隐隐能看到剑气萦绕。

“怎么了……”

再次反应过来时,张佳乐看到孙哲平是一个翻身接着又一跃而下,银剑换双手掌握,举过头顶,剑气全部聚集紧接着一道红光闪过四周气压猛的降低,张佳乐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被抑制剂住了。

轰!

爆破性的声音快震破耳膜,巨剑直斩敌人和地面,所及之处已经裂开粉碎,那人也倒在血泊之中毫无还手之力。

张佳乐用手缓缓捂住脸。

21.

“好吧,我是不会给你找大夫的。”

“可是我的手被震伤了。”孙哲平道。

“这么厉害了还需要大夫?你做神仙得了。”张佳乐说。

“我那时候是听到有人呼救才动手的。”孙哲平道。

“可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招惹麻烦,万一那人找你报复呢?”

“报复就报复,反正他也打不过我。”孙哲平道。

“…………”

人家只是个偷银子的啊。

张佳乐再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罪恶。

22.

张佳乐跟着孙哲平有好几个月了,基本上每天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孙哲平一贯是高调行事低调做人,他并不知道这些事引起了官府的注意。

“我今天去街上买菜的时候见着了你的通缉令。”张佳乐严肃的说。

“嗯?我的通缉令。”孙哲平喝了口汤,“你的呢?”

“什么我的你的,我这么含蓄的人当然没人注意了。”张佳乐耸肩。

“好,那我现在便去告发你,说你是帮凶。”孙哲平缓缓的说。

“卧槽,能不能有点江湖义气,都来好几个月了,一点长进都没有。”张佳乐痛心疾首。

“是,都来好几个月了,师傅要我们找的人也没找着。”孙哲平沉默。

的确,根据孙哲平师傅讲述的看来,他那个所谓的师弟应当是很有钱的高官,可张佳乐和孙哲平访遍了城里的员外家也没有收获。

“只要我们找到他,就能够请他消除通缉令。”张佳乐放下碗筷,“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23.

孙哲平出去了一天都没回来。

张佳乐也没着急,在后巷散了散步,然后发现通缉令被人撕了。

张佳乐扭头就往衙门跑。

23.5.

“你好,我救个人。”张佳乐道。

“老规矩,交三百零五两。”对方答。

“等等,一般来说不是都要整数的钱吗?三百零五是怎么回事。”

“好,那你身上有多少钱?”

“十两,够不够?”

24.

“晚上好。”孙哲平面无表情。

“晚上好。”张佳乐笑着说。

身后的狱卒快速的把铁门给锁上了。

“…………”

“肚子饿吗?”张佳乐凑过去问。

“待会儿会有吃的,不过只有一人份。”孙哲平把碗举起来,“现在是我们两个人坐牢,恐怕不够吃。”

“幸好我早有预料,”张佳乐打了个响指。

然后孙哲平看着对方从袖子里掏出一碗红烧肉,又从怀里掏出两碗米饭。

“……敢情你连蹲牢房吃饭都预谋好了是吧。”

25.

张佳乐当然不同意这个说法,

“你还记不记得咱师父说要交给我的保命武功。”张佳乐问。

“都说了是我师父。”孙哲平说。

张佳乐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根铁丝。

孙哲平皱眉。

“想死也不用这么痛苦地扎自己。我可以帮你。”孙哲平说。

“去,别胡说。”

张佳乐很娴熟地用铁丝开始撬锁。

“孙哲平我跟你说,你师父说他玩这个很厉害的。”张佳乐兴致勃勃。

“…………”

26.

“我在被捕以前了解到了那个人的去向。”

孙哲平蹲在衙门的屋顶上发愣。

“不是,你非得站那么高,我上不去。”张佳乐仰着头道。

孙哲平俯下身子伸出手。

“抓住了,拉你上来。”

张佳乐挺开心的,然后孙哲平就被拉下来了。

“………”

“我真不是故意的。”张佳乐说。

“我师父是不是还教了你别的招?”孙哲平捂着脑袋疑惑。

“真没有,光撬锁就教了好久呢。”

“我信了。”

27.

根据孙哲平从牢里所打探到的,京城里有一王爷精通武功。

“我去那好啊,这么有钱岂不是可以大赚一笔了。”张佳乐兴奋的说。

“好什么好,你有本事进个王爷府我看看。”孙哲平不耐烦道,“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说的也是,寻常人根本进不去。”张佳乐打量着孙哲平,“你打算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

27.5.

张佳乐跟着孙哲平游走在王爷府前。

“待会儿交接班的时候会有四个守卫,你负责最外边的那人,别让他叫出声。”孙哲平道。

“我上去解决其他三个。”

“这府里的人可多了去了,你如何保证掩人耳目?”张佳乐问。

“走一步看一步。”孙哲平道。

28.

一般来说,张佳乐更偏向智取。

现在这情况,张佳乐觉得智取一定是自己唯一的活路。

“孙哲平……我快坚持不住了。”张佳乐艰难的发声。让他拦住一人高马大的家伙怎么看都行不通。

“快了。”孙哲平快速打理着现场,正将两个守卫的衣服从身上脱下来。

张佳乐吐了口气,干脆从怀里掏出一个包子直接塞进了对方嘴里。

“有你的啊张佳乐。”孙哲平大笑,“这算是物尽其用么。”

“本来是打算留在路上吃的。”张佳乐不满道。

两人换了衣服后张佳乐提议直奔书房,但孙哲平不以为然。

“还差最后一步。”孙哲平抬抬下巴。

“放火。”

28.5

“王爷府走水了!王爷府走水了!快去救火啊!”张佳乐大喊。

府里上上下下均躁动起来,家丁们都慌慌张张的赶去救火,一时间前门大乱。

“我还是觉得咱们这样不厚道。”张佳乐举着火把道。

“火是你放的。”孙哲平指着对方缓缓的说,“和我没关系。”

张佳乐赶紧扔掉了火把,

“是不是很明显?”

“不明显。你在大白天点火一点也不明显。”孙哲平向四周看了看,“我觉得我们站在院中央比较明显。”

29.

孙哲平和张佳乐还是找到了王爷说明了身份。

“你们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

孙哲平掏出了一把剑。

“这把剑是葬花,如果我没有记错它曾经陪伴了王爷数十载。”孙哲平说道。

“现在它经我的师父到了我的手上。”孙哲平继续说,“若王爷想要回我无任何异议。”

“你怎么这么大方?”张佳乐小声问。

“我还有一把新剑,更耐用。”孙哲平小声回答。

王爷大笑。

“其实,师哥他早就托人告诉我了,只不过是想练练你心性。”

“毕竟,在这里活下去不容易。”

29.5.

张佳乐得了一箱金子。

“收收你的口水,太明显了。”孙哲平鄙夷道。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王爷问,“孙哲平会跟着我,他今年或许还能参加武林盟主的选拔。你呢?要去重新开一家包子铺么?我可以帮你。”

“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张佳乐放下了金子,“过几日我再决定。”

“孙哲平。”

“干嘛。”

“带我回你老家。”

“你回这里来干嘛?想孝敬我师父?”孙哲平笑道。

“你怎么那么多事,躲一边儿去。”张佳乐道。

孙哲平就看着张佳乐跟自己师父在那窃窃私语。一边说还一边点头。

“你们干什么了这么偷偷摸摸的。”孙哲平莫名其妙。

“哪这么多问题,赶紧回去教我轻功。”张佳乐显然心情大好。

“我赌二十两你学不会。”

“我赌一百两!”

30.

“师父,我想照顾孙哲平一辈子,可以吗?”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