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粥不加咸菜

你好这里是尽野

专职推双花

长期潜

并且

挺你平哥不解释。

【双花】警察故事2017(一)


– 百花全员组团相亲的故事
– 相信我,真是这样。


一辆别克停在饭店门前。

已经是凌晨,街道上没有什么人,路灯也适时的断了电。不久,路边出现一辆黑色面包车,加速行驶并径直撞上了那辆别克,平滑光亮的车面遭到剧烈的挤压,当即凹陷了一大块。

整个过程仅仅十秒而已。

“……老大。”邹远坐在副驾驶座上偏了偏头,不安地看着开车的人,“我们的车好像跟人家的碰着了。”

“嗯,我看得见。”男人回答,一双有神的眼睛里透露出波澜不惊,“把事务所的名片给人家。”

“明白!”邹远应了一声。这样就可以对人家负责了,显得多有职业道德,邹远顿时觉得身边的人高大了许多。

“不,”对方仿佛看穿了心思似的回答,“这样是为了方便找人家赔我们的修车钱。”

“…………”其实也差不多啦。

邹远连连点头,以最快的速度从随身携带的黑色公文包中掏出一叠厚纸片,随即摇下玻璃车窗伸出右胳膊将握在右手中四张印有“百花事务所”金色字样的名片分别扔出去,瞬时划出几道好看的弧线稳稳的卡进窗槽。

“干得不错。”男人随口说着,低头打开手机看了看新未接来电的提示信息,“邹远,我们还剩多少时间?”

“十分钟左右,”邹远回答,脸上有掩不住的笑意,显然还在为刚才的表扬得意。“不过,不能排除那些警察提早行动的可能。”

“十分钟,足够了。”说话的人径直忽略了对方的后句猜测,“现在开始做准备,马上开始行动。”

“好––欸等等!”邹远边戴着口罩边到说,“老大,你真的不做一点防备措施吗?”

“如果你是想让我表现出害怕的样子的话,趁早放弃。”对方的语气依旧没有起伏。

邹远很自觉的收了声,在他和眼前这个男人相处的时间里,虽然不敢说是摸清了他的一切,但平时的一举一动恐怕除了他没什么人更清楚了。

对,还有他爸妈,不知道他爸妈………

邹远陷入了深思。
结果等他回过神来时,自己的老大早就不知道走去哪儿了。
“人–人呢……”邹远挠挠头,小跑着跟了上去。

近十一月底,连续两天的降温给市民的出行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准确的来说,是给张佳乐的出行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警局内,一个瘦高的青年从沙发上起身,嘴里不住地嘟囔,目光正对在沙发另一侧的两人–––看不明杂志和睡死的。

“张伟,你要是想偷懒可以直说。”看不明杂志的人开口。

“莫楚辰,咱俩得把乐哥叫醒。”张伟说。

“两个小时前才结束了一场庆功宴,”莫楚辰将不明杂志翻了一面,说道,“如果是想看看张佳乐的凌晨起床气的话,我同意。”

“……”
张伟叹了口气,他向来反驳不了莫楚辰的陈述句,只好放弃,摸黑顺着沙发爬,凑到了对方身边。

“怎么。”莫楚辰问。

“拉个人陪我看属于凌晨的球赛直播。”张伟答道。
“现在没有比赛,”莫楚辰放下手中的杂书,指着闪烁的电视机屏幕,“现在只有天气预报,重播的。”

“……”
张伟噎了一下,抢过对方的薄被,面无表情地裹上盯着屏幕里的女主播看。

五分钟后,张伟终于爆发了,掏出手机在唯一还醒着的队友––莫楚辰眼前晃了两圈,又道:“你看看这条信息,下午总局发过来的,诺,预备任务……”

莫楚辰道:“哦。”

张伟道:“不是,这就说明待会儿还可能接到行动通知啊。”

莫楚辰道:“是吗,你觉得哪个没长脑子的领导会在城里路灯都熄了的时间通知你行动。”

“呃……”张伟又噎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反驳不了对方的陈述句。

但事实证明,有些领导人物还真没脑子。

‘没脑子‘的特派组组长在三点十五整发布了新信息:

「新关路,蓝光大酒店,32号……」

薄被子被张伟一下子掀开,张伟又还搓着手,笑呵呵地盯着莫楚辰。

莫楚辰无言以对。

紧接着职业的默契度让两人很快投入到行动中。
“哦,对了。”张伟开了门,还多嘴道,“别忘了带上咱乐哥啊。”

莫楚辰打了个响指。

“……”

然后在莫楚辰的指挥下,张伟沉默地配合着扛张佳乐上了车。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