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野野

向往极端切记谦逊

记一场景

最近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脑子里总会突然闪现同一个场景。
到也不是惊悚的玩意儿,只是其中的重复性让人挺不舒服,一房间,有灰色的墙面和红木地板,孙哲平坐在铁椅子上拿刀削苹果,有滋滋的声音,深红色的皮不断,一圈一圈的削,削到第三圈时场景再次重复,神色凝重且紧皱着眉,用左手削得利落。
当人想集中注意力观察具体的细节时便不行了,回来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