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野野

吹孙捧乐是最正经的时候。

【双花】 道士下山 (下)

 第二更孙哲平生日快乐啊!!!

  — 今天大喜日子
  — 所以腻腻歪歪才是真道理。
  — 这开头是个迷……



“很久以前,有一对兄弟。哥哥每天行医看病、种植草药,弟弟却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天,弟弟突得急症,七窍出血。哥哥得知后,急忙刨了一棵草药煎汤给弟弟服下。弟弟连服几剂后,霍然痊愈。他问哥哥用的什么药,哥哥说是祖传的止血草药。后来他向哥哥要了一些草药小”苗栽在自家园子里,第二年,这棵草药已长得枝繁叶茂。
一天,邻村有家财主,财主的儿子也得了出血病,眼看就快死了,听说了有种草可以治这种病,便到弟弟家寻医问药。弟弟听说后,就把种在自家园子里的那棵草药挖出来,给财主的儿子煎汤喝了,几剂之后,不但没治好病,人还死了。财主像疯了一样,告到县官那里,弟弟被抓了起来。哥哥得知后,急忙前去申诉,告诉县官,这并不是弟弟的过错,弟弟给财主儿子用的确实是止血草药熬的汤,只不过这种草药才生长了一年,还没有药性,要长到三到七年时药力才最强。这件事在十里八乡传开了,人们便知道了这种草药的采挖时间。后来,人们就给这种草药起名叫三七,意思是生长三至七年的药效最佳时期。”


“听明白了吗?”孙哲平缓缓的问,“这就是三七的内服功效,但止血还需要外…”

……

然后他发现张佳乐又睡过去了。


“不是,张佳乐,我与你说正事呢。”


孙哲平心情不好的摇醒了对方,

“你听明白了吗。”

张佳乐含糊不清的嘟囔了几句,然后发脾气似的又躺了回去。


“你……”

“不是,这不怪我啊夫君,你讲的太慢了。”


“你说我如何如何,这可是你偏要我讲,到头来自己睡着了。”孙哲平说。

“那么无聊的故事谁听啊,再者说了,读者说不定都不会看你前面那么大一段。”

张佳乐说,

“夫君你的情商真低。”

“你说谁情商低喊谁夫君呢!”

“这里就你一个人,不是你是谁。”


张佳乐很自觉的回应。


孙哲平莫名其妙的背后发凉。


张佳乐说的有道理,过了这么多天都只有自己一人出现在这里,当初喊着等自己回来的那些村民呢。


孙哲平忽然觉得心情沉重。


自己莫不是早被忘记在这阴山沟沟里头了?


“我胸口的东西可以拿掉嘛?怪不舒服的。”张佳乐委屈的说。

“不行,才敷上去的,”

孙哲平说着又把一大坨不明物体啪叽一下拍到张佳乐的胸口,

“这玩意儿对你身体好。”

“咦——痛痛痛啊啊!!”

张佳乐莫名其妙的被人从半睡半醒间折腾的浑身难受,一股难闻且刺激的气味从自己的身上发散出来。


“孙哲平我去你——”


“嘘。”


孙哲平突然捂住了对方的嘴巴,

“不可以对自家夫君发脾气的。”


“你……”

张佳乐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


“如你所见,这是三七,给你止血用的。”孙哲平说,“在山上偶然碰见就采下来了,早起捣碎后用水过滤,外敷。”


“可我不是人类,不需要这种东西。”张佳乐说。


“同样是伤口,同样是疼痛,留着同样的鲜血!”

孙哲平说,

“怎么不一样!”


“……”张佳乐找不出来语言漏洞。


但这话就是听着熟悉。


“其实我有快速恢复的办法。”

张佳乐自信的说,

“一炷香不到就能恢复。”


“你说。”孙哲平装出很期待的表情。


“把你体内的阳气借我用用呗。”


张佳乐一副很乖巧的样子,磨磨蹭蹭的说,


“包治百病哦~”


“滚。”

孙哲平说,

“你当我傻啊,给你我就归西见嫦娥去了!”

“嫦娥?什么鹅,好吃吗?”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不能给!”


“切…”张佳乐愤愤的说,“小气鬼!”


“就是小气。”

孙哲平说,

“你有意见?”


然后孙哲平就暗示性的指了指张佳乐的伤处。


“咳咳……这个啊,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啦,不给阳气,真气也成啊,咦不过夫君你不像习武之人……”

“滚!给你空气要不要!”


“唉呀我就借一下嘛,”张佳乐抱着对方的胳膊耍起赖,“就借一下下,一下下下下…”

“有借有还?”孙哲平试探的问道。

“有借无还成不?”张佳乐兴奋的说。

“娘子你还想来点夫君特制的三七粉吗?”孙哲平面无表情的说。


“哼!”张佳乐愤愤不平道,“若你今日不答应,来日有了个什么意外啊,比方说妖怪啊土匪什么的找上我们了,你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一个有伤在身,该如何是好?”

“一个字。”孙哲平坚定的说,“跑。”


“……”

后来经过张佳乐的亲身试验,意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再来说回那帮怂恿道士上山却又不肯接人家回村的NPC们。


有人很着急的去找村长说话,“怎么办呀我们前些日子把村里唯一的道士送上山后就没见着人影了!”


“找回来呗。”村长说。


“找不着啊!”

“去我房里拿个鱼叉。”


“啊?村长这是要——”

“你猜对了,”


村长缓缓的吸了一口烟斗说道,


“我要去后院的池塘抓鱼。”


“……”


后来村里的一些有志青年还是决定撑起一片天。


于是一半的人坚决带着鱼叉跟着村长去后院池塘抓鱼。


另一半的人则义无反顾的跟着起义分队去找孙哲平。

其中领队的是村长夫人。


原因不明。


然后在进山以前就有人提出来疑问,为什么大家的手里拿的是鱼叉。

“这个…可能是村长家的特殊癖好?”有人猜测。


之后的一段时间,有妖精在林子里经常能看到一堆拿着鱼叉的人类。


“可怕。”

狐狸精对老鼠精说,“我老婆都没这么凶。”


然后就遭到了一个村民的攻击。


老鼠精眼睁睁的看着狐狸精被鱼叉叉爆了脑袋。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鼠精说。


“滚,他们没戳到。”狐狸精淡定的说。


老鼠精舒了一口气。

然后狐狸精就没气了。


……


蜘蛛精张佳乐在化为人形的一个早晨收到了来自老鼠精的林敬言的投诉。


信上面是这么写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你玩儿我呢!”张佳乐没好气的说,“孙哲平都不敢玩儿我你还玩儿我?”


“……你看反了。”

林敬言说,

“那是我拿来练字的一面。”

“……哦,”

“我的字好看伐?”林敬言坏笑道。


“滚。”孙哲平说,“这啥玩意儿!”


然后把老鼠精林敬言的投诉信给扔了,扔到山崖下去了。

“……”

林敬言觉得委屈极了,


“那是我好不容易刻的。”

“你还是口头阐述好吧。”孙哲平表情诚恳的说。


“我的朋友被人类给戳死了。”

林敬言严肃的说,


“用鱼叉给戳死了。”


“那你的朋友到底是被鱼叉给戳死了还是被人类给戳死了?”张佳乐疑惑的问。


“……”


林敬言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看不过去的孙哲平把人张佳乐给揍了一顿。


“我后悔让他语言阐述了。”


孙哲平缓缓的对张佳乐说,


“我更后悔上山碰见你。”


然后蜘蛛精张佳乐就投奔老鼠精林敬言俩人一起躲到角落忧郁去了。


最后他们一起成功的错过了午饭。


NPC们找到孙哲平是在那三天以后。


孙哲平刚刚起床出山洞刷牙就见着一群披头散发红着眼睛的男人冲他奔过来。

而且手里还抓着鱼叉。

其中不包括村长他夫人。

孙哲平当场就吓得把手里的东西扔出去了,然后砸到了洞里的张佳乐。

然后张佳乐就奶声奶气的发着脾气。


“干嘛呀夫君,人家正在睡觉呢。”


孙哲平一个箭步冲进洞里,三两下把张佳乐的衣服盖到对方身上。


然后一群NPC停了下来。

震惊地看着孙哲平

怀里的张佳乐。

三秒后。

一堆人挤朤在孙哲平周围。

“哈哈哈哈孙大仙有福气啊有福气,上个山还能拐到这么标志的姑娘!”

“哎呀哎呀大仙恭喜恭喜啊什么时候请咱们乡里乡亲的吃个团圆饭……”


“百年好合百年好合!”


“……”

孙哲平有点想死。


尤其是看到村长他夫人看张佳乐那仇恨的目光时。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佳乐警惕的看着一群陌生男人在叽叽歪歪,拉住孙哲平不放。


“他们是谁啊?”


“就是怂恿我上山的那群NPC。”孙哲平低声说。


“他们来接你下山啦?”张佳乐问道。

“按正常的剧情发展NPC的任务是接人。”

孙哲平说,

“但是看这架势,他们是想闹洞房吧……”


接着众NPC就看见张佳乐死死的抓住了孙哲平的胳膊。


“夫君你终于肯跟我洞房啦!”

……


然后两边人就莫名其妙的一起沸腾了。


孙哲平缓缓的捂住了脸。


得,这道士是做不成了。


张佳乐在做晚饭的时候遇到了老鼠精林敬言。

“怎么了。”张佳乐低声说,“没看见我这里有人类吗?找死啊你!”


“不是。”


林敬言严肃的说,


“狐狸就是让他们给杀死的!”


“你先搞清楚是人杀的还是鱼叉杀的。”


张佳乐也严肃的说,


“总之不管是谁干的,都跟我没关系。”

“……”


林敬言痛惜的看着张佳乐说道,


“蜘蛛啊蜘蛛,你怎么就确定孙哲平他真的会娶你呢,他是一个道士,你是一个妖精,怎么看你也应该站在我这边吧!”

“滚你丫的。”

张佳乐低声说道,


“舍不得狐狸套不着夫君,你别搞种族歧视啊。”


“那,张佳乐你就打算这样跟一个人类走吗?一走了之?然后不管我们这些亲人了吗?”

林敬言缓缓的说,直视着对方,


“那个人类到底哪里好了。”


张佳乐搅着一锅快糊了的汤说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挺好的。”


“我这辈子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他更好的人了。”

林敬言听了以后没说什么。

在山洞周围转悠了一圈,把那些人的鱼叉全给咬坏了,把那些人带的干粮也全给偷走了。


然后林敬言化为了人形。


看起来挺温文尔雅的,人模鼠样。


“这是我给他们杀生的惩罚。”


林敬言把张佳乐拉到洞外说,

“反正也死不了。”

然后张佳乐递给林敬言一碗鱼汤,林敬言递给张佳乐一束花。

“方才我在山洞旁随手采的。”林敬言说,“算是作为你俩的新婚礼物。”


一束野花,开得热烈。


谁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多谢。”

张佳乐说,然后跪下向林敬言磕了三个响头。


“感谢这么多年来林先生的照顾。”


“我张佳乐不胜感激。”


“无以为报。”


林敬言端着鱼汤走了。


张佳乐抱着那束花去找孙哲平。


然后看到孙哲平也抱着一束花来找自己。


一时间两人都没反应过来。


“你这是……”

“哦,我,我方才看见四周有开好的花儿,觉得挺适合你…”

孙哲平挠了挠头将手里还没扎好的花塞给了张佳乐,

“送你的,别头上让我看看。”


“你傻啊!”

张佳乐哭笑不得的看着那一束颜色杂乱的花,


“这么大的一捧我怎么安到脑袋上,而且你这也太不专业了,到底会不会扎花啊。”


“我就是个道士,哪学过这玩意儿。”孙哲平说,“我采了好久的。”


“去去去,”

张佳乐笑着把一朵最大的花抽了出来,折掉茎身,对孙哲平说,

“给我戴上,快些。”


孙哲平给人把那朵花插到发间,然后歪了。


再插,又歪了。

还来,还歪。


“这什么情况。”孙哲平笨拙的给人重新戴上,结果被张佳乐给摁住了。


“傻子,给我别耳朵上不就完了。”张佳乐好笑的说道。

孙哲平答应下来,轻轻的给人戴好。

真好看。 孙哲平想。

“好看吧!”张佳乐歪了歪脑袋。


“还行吧,”孙哲平说,“一般般喽。”

“切!你到哪里去找我这么好看的媳妇儿!”张佳乐愤愤的扭了对方胳膊上的肉。

一点也不疼。

然后就是相顾无言。


“那个,其实我找你有事来着……”张佳乐突然说道,别扭的把林敬言的那束花给了孙哲平。

“这个…花,送你了。”张佳乐红着脸说道,“嗯…然后,然后我,我想跟你……我们要不……”

“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孙哲平说,

“跟我下山吧。”

张佳乐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如果不愿意跟我走也没关系,”孙哲平平静的说着,耳根却红了一截,“若你想在这儿待着我可以陪着你……”

“我想一直陪着你。”


“张佳乐,我们成亲吧。”


即使我是道士你是妖。


即使我很穷,家徒四壁无人睬。


但我依然会把自己的全部都给你。

或许这就是老天注定的因果。


是前世修来的缘分。


“好。”

END
——————————
“哎等等,你要跟妖精成亲你爸妈知道吗?”

“他们早死了。”

“……”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