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野野

吹孙捧乐是最正经的时候。

【双花】 异想

我要先给大孙祝福!!
把我所有的好运气都送给大孙!!

— 孙哲平先生的生日贺文之一
— 注意后俩字
— 参考圣经所罗门中的言论,
— 短完
— be



孙哲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面前这个人的问题。

“你好,我是张佳乐,也是拯救未来的人。”

对面的人指着天花板说道,

“请多指教。”

“……”

孙哲平缓缓点了点头,走出房间,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一旁的主治医生。

“这就是你说的病症?”

“是的…并且,多次逃学要拯救世界。”

“发病时间呢。”

“嗯,据其家属反映,病人是在去年出现的这种情况。”

医生说。

“那为什么不早点送过来治疗?”

孙哲平问。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医生说,

“家属没有详细说明就离开了,我……”

“没有了解病人的全面状况,你就想进行治疗,适得其反听说过吗?”

“……”

“我对他的一些行为还不是很了解,把他交给我治疗,”

孙哲平看着对方说道

“下午之前把他的资料交给我。”

孙哲平见过这一类的很多患者。

妄想症。

异想天开什么样儿的都有。

幻想着自己是个同性倾向的,或者是某种动物,也有的是某样自己挚爱的物品。

甚至还有认为自己是太阳,整天往高处爬,然后绕着一个中心的不断重复跑动。

自称日出日落。

最初只是在脑海里幻想的东西,在迫于各种原因最后一股脑被释放出来时成为现实,并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会被规划至精神患者一栏里。

这类人大多数与周边的环境的影响有关,压抑太久导致的精神崩溃或者是遗传精神疾病。

后者可能性不大。

孙哲平坐在房间想了很久。

然后给陈医生打了个电话,

“喂,给我安排一场见面,我得跟他谈谈。”

孙哲平带上了录音笔和文件包。

“你好。”

“你好。”

张佳乐挪动了下身子。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孙哲平看着对方说。

“我觉得有必要将房间的窗帘……关。”

张佳乐指着自己说。

孙哲平立刻起身按照对方说的办了。

“谢谢。”

张佳乐说。

“不过即使再黑我也能看到。”

“嗯?看到什么?”

“宇宙,我要去拯救它。”

“哦……拯救宇宙啊……”

孙哲平很感兴趣的点了点头,

“我比较喜欢拯救世界,你要拯救宇宙的原因是?”

“我想挽回平行空间的一切。”

“嗯,是这样……”

孙哲平撇了一眼对方苍白发抖的嘴唇,翻动了会儿资料。

“你是张佳乐对吗?”

“是,我的意思是,不是也可以……”

“好,你听我说,今年你多少岁了?”

“二十或者。……三十多。”

「思维逻辑混乱」

孙哲平在纸上写下。

“好,那么,你有家人吗?”

“家人?”

“对,我指的是……你的亲人,有血缘关系一类的。”

“我想大概有。”

“嗯,你的学历看起来很不错,是个好大学。”

孙哲平看了看对方。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不真的……”

张佳乐苦笑道。

“你的依据是什么?”

孙哲平面色平静的问。

一个治疗患者的医生最忌讳的就是问「为什么」这三个字。 孙哲平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我……我在很久以前就想过,地球和宇宙都处在平行空间中,如果一个平行空间被毁灭了,另一个平行空间就会吞噬并将其占为己有……”

张佳乐说到这儿突然开始发抖。

偏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我……我们会被摧毁。”

“可准确来说,每一飞秒之间都会产生N种平行空间,”

孙哲平说,

“你如何保证被吞噬的是我们所处的空间呢?”

“现今的事早就有了,将来的事也早就有了。”

张佳乐突然抬头看着孙哲平说,

“并且神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

“你的意思是,你是未来会被摧毁的平行空间中来的人?”

孙哲平奇怪的问。

“当然,我知道你不会明白的。”

张佳乐说。

“不,我清楚,并且很了解。”

孙哲平说,

“你指的是《传道书》。”

张佳乐略微有些惊讶,随后点了点头。

“没错,这是圣经所罗门的言论之一。”

“平行空间是在这个言论的基础上创立的。”

孙哲平说。

“是为了解决爱因斯坦相对论中时间倒流后产生的逻辑悖论。”

张佳乐缓缓的说。

“我得利用出现的时间分叉回到过去,破坏因果循环!”

简直是不可思议。

孙哲平想。

这不该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该有的想法。

张佳乐怎么会有这样的思维方式。

孙哲平意识到,事情并不像是他所想的那样发展。

孙哲平重重的划掉了记在纸页上的「思维逻辑混乱」 六字。

“好的,那今天就到此结束了吧。”

孙哲平疲惫的说,

“我们都得休息休息。”

然后在张佳乐的目睹下孙哲平简单的收拾了桌上的空白纸页,离开了。

与喻文州的讨论被安排在第二个星期的第四天。

“怎么样了兄弟?”

电话里传来一阵杂音。

“没怎么,或者说,都是徒劳。”

孙哲平说。

“听起来你们谈的不怎么好。”

对方笑着问。

“嗯,我目前只找到了能够让他开口说话的办法。”

孙哲平说着,习惯性的拉上了窗帘,

“可现在看来,我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哦,是关于平行空间方面的言论吗?”

“是的,不过,喻文州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曾经接到过这样的病人。”

喻文州说。

“那后来你是怎么——”

“后来他自杀了。”

喻文州打断了对方的话。

“人格自杀。”

“人格自杀?”

“对,没错,即忘却自己本身的人格,从思想上或者精神上变成了另一个人。”

喻文州说,

“那个人现在已经忘了自己原本的身份。”

“你是说,这类病人并不是妄想症而是双重或多重人格?”

“对,即分裂出来的人格的中的妄想症患者。”

“可是这根本说不通!一个人拥有多种人格的同时不可能会患上精神疾病,这对他自己没有好处。”

孙哲平吼道。

“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不论你相信不相信。”

喻文州挂断电话之前说道,

“好好干吧。”

“……”

孙哲平放下了手机。

一边调试着录音笔一边默默咒骂自己的好友喻文州。

关键时刻掉链子,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可转念一想,孙哲平又忽然觉得当时喻文州的一些话很熟悉。

精神分裂……

人格自杀……

就像是……

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但出现了却又很熟悉的感觉。

被窗帘遮住的阳光变得分外刺眼。

孙哲平晃了晃脑袋,眼前发黑,好不容易扶住了桌子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般的恶心,紧接着喉咙一阵发酸。

呕吐物倾泻而出。

……

“你好,我是张佳乐,也是拯救未来的人。”

“请多指教。”

……

录音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静静地播放着与张佳乐的一次谈话。

“嗯,你的学历看起来很不错,是个好大学。”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

“我得利用出现的时间分叉回到过去,破坏因果循环!”

“……”

是时候让自己歇一会儿了。

孙哲平坐在木质地板上,安静的一遍又一遍的听着。

凉了的胃药被搁置在一旁,桌子上黏糊糊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清理。

“你好,我是张佳乐,也是拯救未来的人。”

真是个愚蠢至极的自我介绍,孙哲平想。

电脑没有受到那些脏兮兮的玩意儿的波及,屏幕上闪烁着光亮。

也许等一会儿还得用它来查资料。

“你好,我是张佳乐,也是拯救——”

说话的人突然停止了重复,剩下一串滋滋的声音。

孙哲平被打断了惯性,猛的惊醒回来。

「我是张佳乐,也是拯救未来的人……」

「也是拯救未来……」

也是!

孙哲平仿佛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激动的手指都在颤抖。

张佳乐既然这么介绍自己,就很可能是一个双重人格分裂的患者,以张佳乐的人格进行外界沟通,被另一个妄想狂的人格进行人格破坏。

可是,这么一说来,张佳乐这个人格到底还存不存在呢?

自己面对的到底是哪一个人格……

孙哲平急促的呼吸着,想从字眼里找到更多的信息,一股从未有过的熟悉的感觉在胸腔中慢慢累积。

「不对……那可能只是单纯的将重点转移与身份上的介绍罢了。」

「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孙哲平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找出来了陈医生交给自己的资料。

一份自己已经阅读过许多遍,却仍然很感兴趣的资料简介。

上面记载的是张佳乐的个人资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行为习惯,健康状况等。

「患者易精神崩溃

轻微暴力倾向

无情感交流障碍

无幻听,幻觉等现象

疑似患有人格认知障碍。」

……

“喂,陈医生吗?”

“这个周末给我安排一场和张佳乐的正式会面。”

“没错,在中央公园。”

“不,不需要人跟着,我没问题。”

抠字眼就抠字眼吧,孙哲平想。

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可以了吗?”

……

“你好……”

……

“喂!”

耳朵突然被人使劲拉扯,孙哲平吃痛的反应了过来。

“啊,怎么了?”

“我说你这人啊,不是你叫我在冰激凌店等你的吗?”

张佳乐不满的瞪着对方,

“抱歉抱歉,”

孙哲平朝对方点了点头。

“你都去了十多分钟,我不来找你你就打算愣在这儿一晚上?”

“不,不是,这个,我……”

孙哲平很想向对方解释原因,但又碍于自己的身份无法开口。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变化有多大啊。」

距离上一次见到张佳乐也不过才几周的时间,这次居然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动作既不迟缓也不僵硬,与人交谈沟通都十分流畅,从语言逻辑上也找不出错误来,面色虽然还是微白,不过很显然相比前些天的气色来说是好的多。

总而言之,整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感觉。

“得了得了。”

张佳乐莫名其妙的看了孙哲平一眼说道,

“咱先不说这事儿,我要吃冰激凌。”

“哦,那好,你要吃什么口——”

“草莓味儿的。”

张佳乐快速的说,有些兴奋的盯着店门口立着的巨大广告牌。

“你快去。”

“好……”

孙哲平被人推嚷着进了闹哄哄的小店铺,张佳乐挤在自己的旁边,笑嘻嘻的往贩卖的窗口那边挪动。

很显然,他现在很开心。

这样将他丢在人群堆里根本不可能看出来是一个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的人。

孙哲平突然有些心酸。

如果张佳乐没有这样的疾病该有多好,他一定可以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家人也不会将他放置在精神病院不管不顾,他会生活的很幸福。

但这一切都是设想。

或者说,只是幻想,是一些没有依据的想法。

“喂,张佳乐你认得我吗。”

“啊?认得啊,陈先生说你姓孙,你今天带我出来玩。”

“嗯,那我问你。”

孙哲平冲张佳乐点了点头,突然问道,

“你知道祖母悖论吗?”

上次话题中衍生出来的另一理论。

张佳乐很显然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想。

“孙先生,你说的这个悖论,我听人说起过 。”

张佳乐说。

“听人说过?听谁说的!”

孙哲平很急切的问道。

“……这个我记不得了。”

“这样吗。”

“如果我们通过时间隧道,回到了过去,遇到了我们的祖母,而又不幸的害死了她,那么在未来又为什么会有我们的存在,既然没有我们的存在,又是谁回到过去杀害了祖母呢?”

张佳乐一口气说了很多,接着又快速的舔了几口要化掉的冰激凌。

“是这样吧,孙先生。”

“……是的,没错。”

孙哲平惊讶的回答,

“你说的完全正确。 ”

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 孙哲平想。

“那么,孙先生,你觉得这个悖论的答案是什么?”

张佳乐问。

“答案?这是,这既然是悖论就说明没有答案,是无解的问题。”

“无限循环的问题。无限循环的空间。”

张佳乐自言自语道。

“是这样的,所以,我想了很久,依据这个悖论来说,你上次所说的时间倒流回到过去是不可能——”

“不,不是这样的。”

张佳乐打断了对方的话。

“你不知道我在陈述的其实是一个事实……”

“张佳乐!”

孙哲平说,

“这是没有答案的……这一切,你所见到的,你所触摸到的,都是没有答案的。”

“……”

“乐乐,我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你哪一个人格,但我想告诉你,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总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

孙哲平说,

“熟悉到骨子里的错觉。”

“孙先生,我——”

“我甚至没法儿判断你的心理疾病是什么。”

孙哲平说,

“我明明是认识你的,而且一定认识很久了。”

“但是你所说的话,在我看来本不该出自你的嘴里。”

孙哲平说,

“你是谁。”

“你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回到过去。”

“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困扰你的生活。”

“我,我不知道……”

张佳乐说,

“我真的不知道……”

“我要做的事,是拯救未来……”

“我一定得回到过去救人——”

“我最爱的。”

「我最爱的。」

……

“如果说我没记错的话,他既没有被虐待过,也没有先天性的精神疾病。”

孙哲平敲了敲桌子。

“那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

“具体的病因也没有因接触了这么久而 进展吗?”

陈医生问,

“我找不到任何原因。”

孙哲平说,

“一个人为什么会想回到过去妄想到这种地步?”

“我们不得而知。”

“他总是在寻找答案,寻找可以寄托和慰藉的东西。”

孙哲平说,

“不然不可能会这么快同意跟我单独出去。”

“但结果是你重重的伤害了他。”

陈医生皱着眉头说道,

“别忘了他现在还躺在病房里。”

“……”

孙哲平不安的跺了跺脚,起身将窗帘拉上了。

“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心理医生。”

“嗯哼,的确是这样。”

陈医生耸了耸肩。

“一直都是这样。”

天气突然变得很糟糕,外头下起了大雨。

孙哲平一阵胸闷气短,开了半面窗户透透气,结果豆大的雨点就哗啦啦一阵的打了进来,完完整整的将孙哲平淋了个遍。

陈医生看着对方狼狈不堪湿漉漉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

“有些时候,选择将自己封闭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陈医生说。

“至少可以保护自己,不是吗。”

“哦?可过度的封闭只会让自己闷死在房子里头。”

孙哲平拿毛巾擦着自己的身子说道,

“而且失去自由。”

“好了,大文学家,你就别在这儿跟我明争暗斗的了。”

陈医生丢给对方一条毛巾,说道,

“擦擦脑袋。”

“可我刚刚擦过了。”

孙哲平莫名奇妙的说。

“那就再擦一次,你的头脑需要冷静。”

陈医生撇了一眼对方,起身挥了挥手,

“我先走了,忙着呢。”

孙哲平奇怪的看着对方踩着皮鞋离开,良久都没缓过来,手里的毛巾被雨水浸湿了些,摸起来很凉……

很硬。

孙哲平突然眉头紧皱,顺着那个有些硬的地方摸去,果然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是一个长条状的东西,薄薄的,有韧性。

孙哲平立马找了把剪刀,顺着那条突出的边缘线小心翼翼的剪开,拨开濡湿团成团的毛球,抽出了湿漉漉的玩意儿。

是一张照片。

“我靠,”

孙哲平在心底暗暗骂娘,

“这他妈也太隐秘了吧。”

照片的正面是俩男的。

那俩男的一个是孙哲平,一个是张佳乐。

背后有一串很小的日期。

是在三年前。

……

孙哲平揉了揉眼睛。

然后发现照片里自己和张佳乐居然还抱在一起……

「这他妈……」

「不可能……」

孙哲平心里的某一处就像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漏洞,承载的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坠落,

什么时候的事——

孙哲平紧紧的捏着那张湿漉漉的薄纸片,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一阵冰凉的雨点打在后颈上,心脏的绞痛让孙哲平呼吸困难。

不行,必须去找张佳乐……

孙哲平环顾了四周一会儿,拿着照片便踉踉跄跄的往门外冲去,鬼才知道张佳乐此刻待在哪个病房里,但只要一间一间地找,真相总会出来的……

电话响了。

孙哲平推开了许多扇门,却一直没有见到真相,孙哲平知道,自己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

“喂,孙哲平!你在听吗?别去找张佳乐!你不可能会找到他的!”

这个医院还有多少间紧闭着的门?孙哲平用力踹开了下一扇门,依然没有真相。

下一个,再下一个。

“孙哲平,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快停下来,张佳乐是不存在的!!”

“张佳乐早在很多年前就走了!”

真是让人厌烦的声音。

孙哲平拿了把椅子,不断地敲打着地上的手机,直到一切归于沉静。

「只要安静下来,他就会出现。」

孙哲平拉开了最后一扇门,他看见张佳乐坐在窗户旁边正在对自己笑,窗外阳光明媚,微风让窗帘轻轻摆动。

“张佳乐,告诉我真相。”

“真相,没有真相。”

张佳乐说,

“你该醒过来了。”

电话里传来一阵杂音。

喻文州皱着眉头将手机摔了下去。

“姓陈的,孙哲平发病了。”

“不,你应该理解为,他一直都处于发病状态。”

“咱这到底图个什么。”

“说不定,咱俩这次可以治好他呢。”

“放屁。”

喻文州说出了难得的脏字儿,他接着说,

“自从张佳乐走了以后,这么多年来咱们拿他又有什么办法 。”

“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心理病,孙哲平想回到过去和张佳乐在一起想疯了。”

“你确定不要他转院吗?”

“不,我要治好他,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那成吧。”

陈医生默默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公园的监控视频。

至始至终都只有孙哲平一个人。

一个人买冰激凌,一个人聊天,一个人争吵。

“真疯。”

陈医生又说。

“真疯。”

“那才是他。”

喻文州说道。

“那才是他。”




END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