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野野

吹孙捧乐是最正经的时候。

【双花】 宿命

—— 这是一篇科幻文
——
—— 除了人物其他都是虚设

—— 以上






—序



“喂,听说明天有太阳。”



“你听谁说的?”




“报刊上的啊,还是头条呢。”





“胡扯,上周的报刊上也是这么写的。”





“……”




1.


这几天特别忙。


尤其是对于张佳乐来说。



搬家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我觉得你根本不至于因为这儿环境差而搬走。”



孙哲平说。



“嘿你懂什么!”



张佳乐说,



“第二层的空气可比这儿好太多了。”



“是么?”



孙哲平皱了皱眉头,




“我没去过。”



“等我搬走了改天下来带你去看看呗。”



张佳乐耸耸肩说道,




然后继续努力的挪动着笨重的保护罩。




“你上去了还下的来吗?”



孙哲平问。



“应该……我也不知道那儿的规矩。”



张佳乐说,



“这得问问我爸。”



“你爸呢?”



“前几年去了地面考察,然后就没回来。”



张佳乐说。



“哦,估计是被太阳神接走了吧。”




孙哲平无所谓的说。



“童话故事看多了。”



张佳乐鄙夷道。



2.



依照千年以前的科学家们的预言。



太阳提早结束了自己的寿命。


并对其依赖程度最大的地球产生了威胁和波动。



太阳黑子的迅速扩散直接导致了地球生命的衰弱。


没有了光的世界。


那还是老一辈人的体验。



至今无人明白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只有零零碎碎的随笔或日记记载着的片段。


剩下的是无尽的绝望。



接着人类移居于地下。



为了躲避雷电和黑暗。


并依据当时发达的技术创建地下生活的场所。



阳光由地核附近的熔浆代替完成照明。



数万根巨大无比的输入管直插地核中心。



连接着网络枢纽分站构成了庞大的体系。



分别为三层。



第一层即是最接近地面的地区。




以此类推。



第三层在地核以上的边缘部分。




居住条件简陋。




那儿的人们大都一辈子见不到太阳。




3.



自人类文明堕落后,


出现太阳的重大历史事件还是在三年前。



“听说,就是那种大火球一样的家伙。”



张佳乐兴致勃勃的说。



“是么。”


孙哲平显然对于讨论这类新发现没有任何兴趣。




“我跟你说啊,等我有机会了一定要去地面上看看。”


“嗯。”


“喂,别这这副表情啊,一起吧?”



“嗯。”


“我就是不想再喝反复过滤的水了。”



张佳乐解释道,



“难喝死了,一股子尿骚味儿。”



“我家有二次水,你要吗?”




孙哲平问。




“孙哲平你家这么有钱啊?居然买得到二次水。”



“只是暂时贮藏的。”




“那是什么味道啊?”



张佳乐问。



“就是,清甜的。”



孙哲平耸耸肩,




“我指的是相比多次过滤的水来说。”



“啊啊,真好。”




张佳乐拉着孙哲平的衣袖开始期待着地表水。




4.




在孙哲平的印象里。



自他出生起周围的景色就没改变过。



蓝白灰。



生活在一个封闭式的如机舱一般的地方。



每天可以做的最有趣的事情就是等着张佳乐来找自己。



有时候会来。



带着兴冲冲的风。



接着叽叽喳喳的讲述关于地面的故事。




有时候不会来。




然后孙哲平就会坐在房子顶上看风景。




有时候远处的某个地区会举行大型活动。




这也许是张佳乐不来找自己的原因。



然后孙哲平便可以轻易的在人群中找到他。




“你又来这儿干嘛了。”




“政府说要征集志愿者上地表!!”




张佳乐激动的说,





颤颤巍巍的拿着一张票。




“孙哲平,或许,或许我可以找到爸爸了。”



“……”




5.




孙哲平醒了。



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嘿,你干嘛呢!”


张佳乐坐在自己旁边。



“没,做了个梦。”



孙哲平说,



“梦见你去地面了。”




“那你还一副受委屈的样子啊!”


张佳乐说,




“我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梦到过自己去地面呢。”



“嗯,如果有机会去地面,你会去吗?”



孙哲平问。


……




6.



有许多人都说,



太阳出现在夏至的那一天。



或许会晚到,



但总归会出现。




于是张佳乐成年了,




伴随着三年一次的征集和夏至。




张佳乐觉得,




这可能是自己一生中最幸运的时刻了。



“孙哲平你觉得怎么样啊?”




张佳乐欢呼道,



“咱俩一起去外边儿玩吧!”




“嗯,记得给我记下太阳的样子。”



孙哲平手里拿着一瓶二次水。




“这个给你,一路顺风。”





“孙哲平你不去吗?”



张佳乐问。




“我看你是高兴傻了吧。”




孙哲平笑着说,





“我比你小半年。”





7.



“所以,祝你好运。”




8.


在很久很久以前。




孙哲平就曾幻想过自己和对方的未来。




怀着自己仅有的自私的心态。




在夜晚的时候悄悄的打算,决定。




虽然知道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企图蒙蔽自己。



但看着对方开心的笑脸,有时候就会禁不住的想着,



如果能够和他在这里永远生活下去就好了。




9.





“早上好,大伯。”



“早啊,乐乐,不过你背着这些笨重的玩意儿是要去做什么工作吗?”




“对啊对啊,大伯我就告诉你一个人哦,我参加地面征集志愿了!”




“啊?这……乐乐,听说那可是个危险的组织啊。”




“没关系的大伯,反正我也没爹没娘没牵挂的,一个人待着也是待着,还不跟着我爸的脚步去走走!”





“你真的想好了吗?”




“嗯,想好了。”




“那,总是跟你待在一起的那个男孩儿是不是也要去上面啊?”






10.




关于上天注定的说法。



张佳乐从来不会相信。



即便看过报刊上那么多学术的讨论结果。



即便结果从来不尽人意。




张佳乐仍然相信书中所描绘的那幅蓝天白云是真实的存在过。



就和孙哲平在从前某个时间段里说过的一样,





或许这就是人们各自的宿命。




11.





“再见。”

“再见。”

评论(1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