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野野

吹孙捧乐是最正经的时候。

【孙哲平生贺】 道士下山 (上)

—emm双花……
—道士孙,妖精乐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上下上上下下……


孙哲平好像迷路了。
果然在自己的那群狐朋狗友的怂恿下上山来采药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们等大仙下山来!”

走以前那帮子人喊道。

“哼,胡扯。”孙哲平愤愤的想到,若不是今日一时兴起应了大仙这个称号……
得了,待自己下山,再也不做什么破道士了。

虽然每日扯胡话的感觉很好……

孙哲平缓缓的抖了抖自己背上的药篓,篓子里的药锄发出当当当当的清脆响声。

记得自己上山时曾路过这儿,但这树好像不一样啊,孙哲平环视了四周一会儿,然后果断的承认自己的确迷路了。

“哎,走了霉运。”孙哲平颓废的揉了揉肩骨,看着那些茂密且不透光的不明树木,又果断的决定先填饱肚子,记得自己出发前好像扔了几个烧饼夹肉,孙哲平这么想着,找了个稍微开阔的地方来开饭,以免遇到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不过,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上山迷路更可怕了。

“咦?东西呢?”孙哲平后知后觉才惊讶道,“靠,烧饼被偷了!”

小小的药篓里只剩下了一把破锄头。

“……”

孙哲平心情复杂的环顾着四周,猛然觉得阴森森的背后一凉。
有某个不明物体快速击打了自己。

“靠,来者何人!”

孙哲平怒吼一声就转身想要抓住对方,结果根本连个人影都没有。

“什么情况。”
孙哲平莫名其妙的摸了摸后颈,烦躁不安的提着药篓打算继续找路,

下一秒他就清晰的感觉到后颈趴着的毛茸茸的东西。

“哈?”
孙哲平疑惑的看着手掌心的一只蜘蛛。

一只浑身宝石红,身子边缘有些发亮的大蜘蛛。

“我靠!”孙哲平飞快的扔下了对方,“什么怪东西!”

蜘蛛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有气无力的翻滚了几圈,趴着没动了。

孙哲平静静的看了三秒,然后撒丫子就往出口的反方向跑,

如果孙哲平没看错的话,那玩意儿像是民间传说里的红蜘蛛精,专门吸人精气,最喜爱那些阳气旺盛的男人,是要人命的东西啊。

自己是个道士,本就是只负责忽悠忽悠乡亲们,从不轻易相信这些鬼怪故事,但现在诡异的气氛,让孙哲平不得不开始乱想,总之,当务之急,是得赶紧找到个安身的地方。

眼看着四周越来越敞亮,孙哲平喜出望外的发现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于是赶紧跑到山洞附近去打探洞里的情况。

山洞不太大,可以排除山熊的可能,对着光,被太阳烘烤的暖洋洋,可以排除爬虫的可能。

孙哲平心里暗暗庆幸着,真是天助我也,连老天都不愿意就这么让一个成功的道士死去。

等孙哲平费了好大的气力连人带篓的滚上去了,他才惊讶的发现早就有人活动过了,洞口明显有人类生火的痕迹,大概是久住户?

孙哲平心里顿时不大痛快,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背着叮叮当当的药锄,跨过火堆,往黑漆漆的洞里喊,

“喂,有人么?”

……

无人回应。


莫非那人早已走了?

孙哲平心里打着鼓,卸下了东西,拿起药锄壮着胆子又问了一次。

“有人吗?”

右侧有几块干燥的岩石突然滚落了下来,孙哲平眼疾手快的躲避了过去,一个重心不稳摔在一旁,

“谁,是谁在里面!”孙哲平心中冒起无名的火,“有本事别玩儿阴的,给我出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洞内突然传出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孙哲平的心里有了着落,顺着声音找过去,果然见到一个半卧在地上的人。

对方竟是衣不/蔽体的,身上朱红的道袍半搭在双腿之间,胸口有浅浅的起伏,孙哲平疑惑的向对方靠近了一些,立马换来对方的怒吼。

“不准过来!”那人逞强的喊道,一双好看桃花眼恶狠狠的瞪着孙哲平。

“不,我是想问,这位兄弟,你也是道士?……”孙哲平指了指对方的道袍。

看样子,细皮嫩肉的不像个道士啊。


“关你什么事,马上给我出去。”

“那,既然是同为道士,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孙哲平拱了拱手,说道,“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

“都说了,给我出去!”

从这细弱的声音就可以听出,对方定是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儿没有威胁,孙哲平暗暗松了口气,然后对着那人微微一笑,

“好。”

等到脚步声完全消失了,张佳乐才缓缓闭上眼睛,舒了口气,可胸口的伤口却又痛起来,真倒霉,张佳乐想,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今日取下第一个人的性命,居然失败了,而且伤了自己的心脏,要知道又得恢复好一段时间。

张佳乐捂着伤口,用左臂吃力的从地上撑起来,一点点挪到洞口通风的地方。

现在想来,方才那人似乎就是……

可恶啊啊啊!

张佳乐愤愤的想着,方才那人分明就是伤了自己的大混蛋,放过了这么美味的佳肴真是傻得可以!

“烦死了……”张佳乐自言自语道,随手抓了一把石子往天上抛了去,轻松击中了一只飞鸟。

“唷,可以啊你。”孙哲平的声音突然传来,让张佳乐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还不走!”张佳乐警惕的往后靠了靠,

“呃,我方才出去转了转,回来就见着你的英勇行为了。”孙哲平笑了笑,兀地把手中的野果和兔子往对方眼前一伸,“给,我抓的野味。”

“不,不要!谁知道你是不是下了毒。”张佳乐挣扎道,却触到了伤口,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呜……痛痛痛……”

“你怎么了!”孙哲平将食物赶忙放到一边,“我来看看。”

边说着边扒着张佳乐那件本来就没多少布料的可怜的道袍。

“呜,放开我!你要做什么!”张佳乐忍着痛说道,“变态!”

“我在给你看伤口呢。”孙哲平将对方的道袍脱了下来,皱着眉头观察着伤口,黑色的血液从伤口缓缓流出,很明显已经开始恶化了。

“嗯…你这个样子有点严重啊。”孙哲平剥开了对方挡在肩上的长发说道,“得好好养着,你说是吧?”

张佳乐压根儿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因对方没轻没重的动作红透了脸,小声的说道,“谁,谁管你啊。”

“行,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孙哲平挺贴心的生了一堆火,给对方将野果剥了皮递了过去,然后就开始处理兔子,顺口说道,“我姓孙,叫我孙大哥或者孙道长就行了,村子里都是这么说的。”

“那个,孙大哥,一定要吃兔子吗。”乖乖吃掉野果的张佳乐问了一句。

“我饿了不吃怎么办。”孙哲平好笑的回答着,顺手给人嘴边的汁给擦干净了。

“哦,怪不得我在林子里逛的时候都没兔子陪我玩了。”张佳乐说,“我还要吃那果子。”

“好,”孙哲平一边剥一边问,“还没问你是哪儿来的,方才来了这山洞倒是给你给吓出去了。”

“……我,我从小就生活在这儿,这片地都是我张佳乐的!”张佳乐说,“刚才不是故意要吼你的,我只是……”

“行了,你别编胡话了,”孙哲平笑着拿野果给人的嘴巴堵住了,“快点儿吃。”

“我没有!”张佳乐哼哧哼哧的嚼动着说道,“自打我记事以来就没父母,今日成年了,于是想尝试下抓几只猎物来吃,结果就受伤了。”

“猎物是什么。”孙哲平好奇道。

“你啊,你是我今日遇到的第一个人类。”张佳乐笑着说道,“这果子真好吃。”

“什,什么?我?”孙哲平吃惊道,“你吃人!”

“怎么了?”张佳乐莫名其妙的说,“我还没吃过人呢,倒是想吃,你没给我吃呀,于是我就将你的那个肉饼给拿来吃了。”

“你……”孙哲平震惊的说不出来话,好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我今日的遭遇与你说的完全符合,你莫不是……莫不是那宝石红的蜘蛛精……”

“蜘蛛?那是什么,不知道。”张佳乐疑惑的说着,看着孙哲平说道,“我还要吃那果子。”

“自己剥。”孙哲平皱着眉头与张佳乐对视,神色中没有恐惧。

怪不得容貌这么精致,怪不得血是黑色的,怪不得这么能吃。

“我不会。”张佳乐无辜的看着对方。

孙哲平叹了口气,说道,“今日我与你相见就当做梦一场,我不会告知他人的,明日你就走吧。”

“咦,为什么?我在这儿住了上百年。”张佳乐不满的说。

“你几百年才算成年?”孙哲平震惊地瞪着眼,他算是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一个道士这辈值了,连真妖怪都见到了。

“喂,你这人废话怎么如此之多,烦死了。”张佳乐不满的说着,只直勾勾的盯着孙哲平手里剥好的果子。

孙哲平叹了口气,

“也罢,我幼时也算是读过许多的鬼闻怪谈的人了,并不如外人那么怕你。”

孙哲平给人递出去了果子,

“我还是第一次领略到真正的妖精。”

“嗯?”张佳乐歪了歪头,并不能明白。

“根本不如书里说的那般可怖。”

“相反,倒是如此可爱。”

“谁,谁说的。”张佳乐听明白了孙哲平对自己夸奖,红着脸说道,“我是会吃人的,你这臭道士可别小看我!”

“嗯,不小看你,知道你厉害。”孙哲平笑道,“乖,再叫一次孙大哥好不好?”

“我不要!这等羞人的事情…”张佳乐怒道,“等过些日子我恢复的好了,自然第一个拿你当做下酒菜!”

“哦?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孙哲平强装镇定的冲对方笑了笑,对于这个来路不明的妖精来说,自己就是一盘下酒菜,孙哲平想,虽然这个叫张佳乐的看起来挺傻,不过还是得多加防备。

深夜,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回了洞内,人影都见不着,孙哲平找了好几圈才终于发现了角落的那只蜘蛛,

“敢情这是恢复真身了?”孙哲平缓缓的说,走过去就想把那蜘蛛精提起来。

恢复真身了对自己可不利,这种玩意儿又小,指不定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在颈子上来个几口,到时候就算是小命不保了。


“喂,你做什么!”张佳乐嘭的一下恢复了人类的模样,孙哲平还提着人家的脚丫子到吊着张佳乐,对方底下的春光一片外泄,

“呃,咳咳,请张兄弟多多包涵,我并不知道这就是你的……”

“不要脸的混蛋!”张佳乐红着脸急吼吼的说,“不许看!”

“都是男人嘛,”孙哲平给人换了个姿势抱着,“你这衣服的布料也太少了吧。”

“这件衣服,是我一次外出游玩时捡到的。”张佳乐伏在孙哲平的胸口处说道。

“估计是哪个遭遇不测的家伙留下的吧。”孙哲平细细的端详着张佳乐,“穿这红衣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引人注目了。”

“啊?”

夸我好看……吗。

很显然张佳乐注意的重点和孙哲平并不一样。

孙哲平脱掉了自己的外衣丢给张佳乐,给人将那红衣扔在了一旁,

“我穿的多,你暂且就穿我的道袍吧。”孙哲平说。

张佳乐拿衣服遮着身子,说道,“你这厮怎么这么爱看人换衣服啊,给我转过去!不许偷看!”

“啧,小样儿还闹脾气。”孙哲平想,反正该看的都看过了,害羞什么呢。

“喂喂喂等等……”孙哲平突然想到先前张佳乐说过的话,“你说这红衣是你一次外出游玩时捡到的。”

“对啊。”

“那你没捡着衣服以前都是裸奔?”
孙哲平惊讶的转了过去,然后成功的和正在换衣的张佳乐对上了视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

“今晚你给我睡洞口!!”


……

孙哲平生无可恋捂着耳朵滚回了洞口。



半晌过后。



“欸我方才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

“张佳乐?”

孙哲平奇怪的从洞口走了进去,那人居然躺在边上一动不动。

“你…怎么了。”

“没得到红衣以前我是不能以人类的状态生活的。”张佳乐闷闷的说。

“为什么?”

“那,那样会让其他妖精看见我的身体……”

“……”

“看见了我的身体的妖精,我就得跟他成亲。”

“可是我也看见……”孙哲平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是第一个。”张佳乐脸红的快滴出血来了,“所,所以你…你要对我负责……”

后面的话孙哲平也听不大清楚,因为张佳乐实在事说不下去了,头都埋到衣服里去,跟个鸵鸟似的。

两人相顾无言。

突然说这样的事情是几个意思为什么自己要跟一个妖精成亲明明才见过第一天啊这妖精是想找借口吃了我还是怎么的?不过他害羞的样子好可爱……

“这些传统你在哪儿学来的?”孙哲平缓缓的说。

“书上说的……”张佳乐含糊不清的说。

书真是个害人不浅的东西。

“那,那若我与你成了亲,你还会吃我么?”孙哲平问。


“当,当然不会了,我会…我会好好待你的……”

孙哲平饶有兴趣的看着张佳乐。

“姓孙的,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还不是你…”张佳乐突然说,“咱们都是男的…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我的那些朋友…”

“这地方还有其他妖怪?”孙哲平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嗯,对啊。”张佳乐说,“还有兔子精,狐狸精老鼠精鲤鱼精豺狼虎豹——”


“……”

没关系反正过些天一定会有乡亲来救我的吧……

孙哲平心惊胆战的自我安慰。

“还真有狐狸精这种东西?”

“对啊,狐狸最近都不怎么出来活动了,”张佳乐郁闷的说,“兔子们也都不见了。”

“估摸着是被这附近的猎人给打走了吧。”孙哲平说,“人类日常都吃这些的肉,也自己养一些,比如说鸡什么的。”

“……哦。”张佳乐愤愤的说,“那你呢。”

“嗯?”

“你是不是也每天吃他们的肉……”

“我一个道士,哪买的起。”孙哲平说。

其实兔子肉还不错。

“那就好,那我们就成亲吧。”

……

“不是你这个逻辑当真读过书么——”

“当然读过了夫君!”

“!”

孙哲平心情复杂的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蜘蛛精。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