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野野

吹孙捧乐是最正经的时候。

【双花】 Everyday ⑤

来来第五发。
醋坛子被打翻了……
其实我觉得这里真的很适合开/车。

——————————————

晚上孙哲平回家给张佳乐带了提拉米苏。

是那种没来得及分成块状的一整块提拉米苏。

甜腻的蛋糕上洒了好几层巧克力粉,看起来就让人心痒痒。

然后自称出来迎接孙哲平的张佳乐就被对方鄙夷了一番。

“大孙,我真的是为了热烈迎接你!”张佳乐眼神真诚的堪比方锐。

“你说是闻着食物的香味跑出来的我倒信。”孙哲平把提拉米苏放在了餐桌的角落,“晚饭吃完了再碰它啊,少吃点,吃多了长肉。”

“不会吧……”张佳乐撇了撇嘴巴,“那你还故意买大份的欸……”

“对,我就是故意的。”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说道,“买少了怕你又半夜说梦话念叨我的坏话。”

张佳乐听着话,把头快埋到锅里去了。

前几天张佳乐跟孙哲平去看电影,兴冲冲的去买爆米花,结果对方抱歉的告诉张佳乐爆米花卖完了。

当时张佳乐是绝望的。

后来孙哲平好不容易才把张佳乐的捉进了电影场子,并答应出去给人买三个甜筒作为补偿。

再后来张佳乐当然还是介意的,即使自己接受了孙哲平的贿赂。

当天晚上张佳乐睡着后就开始不老实的做些小动作。

据当事人孙哲平举报说,在自己半睡半醒期间张佳乐先是习惯性的搂着自己的胳膊,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拱到了自己的胸前,再然后整个人趴在了自己的身上,再再然后就紧紧的把自己腰扒住,口齿不清地说道,

“去你妈的………孙……爆米花……”

“………”

其实这件事情对孙哲平产生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尤其是第二天早上我发现你把口水都擦在我胳膊上的时候。”孙哲平靠在厨房门前对张佳乐回忆道,“而且口水还干在身上那儿了。”

张佳乐笑的差点儿把一整瓶料酒都倒进去。


其实张佳乐没有孙哲平想象的那么爱吃甜食。



甜腻腻的有股不真实的感觉。


可最后张佳乐依然选择了让这个误会延续下去。



“所以是因为你喜欢吃白食。”孙哲平冷静的分析道。



“也,也不是啦……”张佳乐嘿嘿的笑了几声,“这不是……怕浪费了吗……”



“嗯,行,下次怕浪费我就给黄少天他们,反正黄少天是出了名的喜欢吃甜食。”孙哲平点了点头。



张佳乐脸色一变。


当晚张佳乐趁着孙哲平洗澡的时候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语气万分焦急恳切。



“我靠喻文州我告诉你!你家少天要被人拐了!欸……对对……这几天千万不要让他收别人给的东西……”张佳乐蹲在衣柜旁边小声的说。



孙哲平洗完就发现自己没拿内裤,于是冲着卧室喊张佳乐给自己拿条内裤。


“乐乐,听到没有?”



张佳乐继续嘀嘀咕咕。



“………张佳乐?”孙哲平把浴室门打开,张佳乐听到动静立马挂了电话,踩着拖鞋哒哒哒的奔过去服务。



“大孙你……啊啊啊啊啊孙哲平你你你他妈光着身子干嘛呢!”张佳乐受到了惊吓。


“这不是喊你给我拿条内裤吗……”孙哲平挑着眉说,“你刚刚做什么呢。”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没打电话啊。”张佳乐态度良好的说道,“我没打电话。”



“……你在给谁打电话。”孙哲平扶额问道。



“谁说我在打电话了,我怎么可能给喻文州打电话啊。”张佳乐打着哈哈的回答道。



“你跟喻文州煲电话粥?”孙哲平语气陡然变调。



“大孙你真神了,这你都能猜中……”张佳乐缩了缩脖子,开始怀疑孙哲平刚刚是在偷听墙角。


“是你自己开的口。”孙哲平缓缓的说,“你跟喻文州说什么了。”


搞什么这么严肃啊……张佳乐又缩了缩脖子,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把内裤给人递了过去,孙哲平接下,敲了敲对方的脑门,



“有什么事你得第一时间告诉我,你找黄少天可以,但是不能找喻文州。”



“啊,为什么。”张佳乐捂着脑袋问。


孙哲平刚想说什么,电话就响了,于是就这么光着身子去接了个电话,嗯嗯嗯了好几声,张佳乐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挺好奇的,


“大孙,谁啊?”


“喻文州。”孙哲平淡定的看着对方。


“他,他说什么了。”


“他让我不要骚/扰他家的黄少天。”孙哲平微笑的说道。


张佳乐尴尬的咳了一声。


“所以你跟喻文州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大孙我是清白的!”张佳乐说道,“你你你还给黄少天送蛋糕呢!”


孙哲平笑的前仰后合。


“你在瞎想什么,我那是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孙哲平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家的傻孩子,“你特喜欢吃醋对不?”


张佳乐脸憋的通红,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话,“反正,反正……”


说真的,孙哲平当时没忍住。



第二天一大早黄少天就看到了张佳乐发的微博。


而且还莫名其妙的艾特了自己,内容也是莫名其妙的,而后黄少天莫名其妙的点了个赞。


然后晚上的时候,孙哲平转发了这条微博。


「傻了吧,孙哲平说他只和我一个人过日子。」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