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野野

吹孙捧乐是最正经的时候。

【双花/喻黄】旷野尽头 (一)


『你看见盛大风景,繁花血景,拂过安静光阴,四野光明。』

这是HE啊。
——————————————

破旧的老式公车颠颠簸簸的摇了两个多小时。难闻的铁锈味让张佳乐胃中一阵翻滚,天知道他有多讨厌坐车,毕竟晕车药不是哪里都有,更何况是这个连署名都没有的旅行团。


“大姐,我想问问,这车里有药箱吗?”车里还好有导游,虽然感觉行为不太检点,但张佳乐还是想试试,说不定自己运气好……


运气好这想法就算了。


“干啥子嘛,不舒服好好待着喽,乱跑什么。”被叫做大姐的女人显然心情不好,态度很是恶劣,上下打量了一番张佳乐,看对方是个年轻男孩儿,脸色变了变,“这车里头本来也就没得几个人,药有没有,我反正不知道。”


“……好,”张佳乐笑了笑,强忍着眩晕,慢腾腾地坐了回去。

燥热的空气环绕着,让人犯困,耳边好像有人在聊着天,枯燥的话语不断萦绕在张佳乐脑子里。

姑姑给自己报的旅行团还真是像她所说的那样,便宜朴素啊……张佳乐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幸好目的地的景色是真的美,好像是农场一类的,金色的阳光明媚灿烂,穿过层层的绿荫与湿润的泥土重叠交错,大片泛着金边浓密的草场让人恍若隔世。


“行了,大家看到了吗?这儿就是咱们这次的最终目的地了,来来来,按顺序下车,排好队一个个来!”导游喊了一句,困倦的人们纷纷醒来,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干嘛呢都,快点儿快点儿!”导游在狭窄的车道里穿来穿去的催促,司机不耐烦的往后看了一眼,随手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拿打火机点燃抽了起来,云烟缭绕的让窗外的景色都模糊起来。


“走喽——”张佳乐习惯性地自言自语道,背着个笨重的包,吃力的往门外挤,本来像那个导游说的,人的确不多,座位空了一大半,但奈何行李一个顶俩,张佳乐不知道挤到什么了,居然弹了回来。


张佳乐前面站着的是个黄发男生,个子跟自己差不多,戴着亮蓝色的鸭舌帽,由于被撞到所以转过身怒视着自己,明亮的双眼闪动着光。


“喂喂干嘛呢这位同学,撞人那么用力连抱歉也不会说对吗初次见面别这么拉仇恨啊我看你一个人就原谅你了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知不知道啊你——”那少年嘴里不停,噼里啪啦的喊了一大堆,张佳乐震惊之余脱口而出的对不起对方像是没听到,这时一个身着鹅黄色外套的男人过来直接拉走了黄发少年。

“打扰了,”男人这么说道,然后走进了人群里。


“算了,”张佳乐走下车,拿着手机给姑姑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对方拒接,直接给人发来一条短信。

「别打来,正在开会。」

张佳乐握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手机清脆的提示音又响了起来。

「在那边好好玩,我跟旅行社打了招呼,过一个月我就派人接你回去。」


语气看起来很强硬,张佳乐回复了一句「好」,姑姑也就没再回了。


自称姑父生病了,姑姑就接下了工作,张佳乐放了长假本应该回姑姑家过一段时间,没想到,直接被送到了这里。

也罢,张佳乐想通了,在哪儿都一样,还是不去打扰他们了吧。


反正都一样。


在这个旅行团规定的项目内,基本上没有什么集体活动,看着附近空旷的,反而更适合独居,张佳乐莫名其妙的这么想着,跟着大部队进了客居房。


“大家坐了很久的车肯定累了,今天就在这儿好好休息!”导游刷着手机喊着,时不时巡视着四周,“这里房子的老板姓孙,咱们今天能来也是托孙先生的福,因为房主允许,所以大家在接下来的几天都可以自由活动。”


“切,经费不够就直说,推到别人身上真卑鄙——我看就是这破旅行社没地儿去了才找熟人来马马虎虎的办事!”

“少天,别这么说。”站在黄少天旁边的男人低声提醒着对方,看起来是个教养很好的人。


“啊……”张佳乐蹲在一个小水池旁边舒舒服服的洗了把脸,先前的炎热和不安都被洗净,脑袋都清醒了很多。


“爽死了,不知道这能不能直接尝一口啊……”张佳乐拿手戳着水面,太阳炙烤着他的后背,浅色的防晒外衣折出几层光晕  ,


“你可以试着喝一口,如果不怕肚子里长满虫子的话。”身后突然传出陌生的声音,像在调笑着张佳乐的智商。


“喂……我就是随口说了一下。”张佳乐转头瞪着对方,那人好像很壮实,往那儿一站,光线都被遮去了大半,张佳乐脑门一凉,意识到自己的说话方式不对,又说道,“我刚来的,对这里不熟悉。”


“嗯,真巧,我也刚来的。”对方轻笑了声,“别人都进去了 你蹲这儿做什么,面壁思过?”


这人真欠揍,张佳乐想。


“我就是出来看看,你呢,你不也站着嘛,对了,我在车上没见过你啊。”张佳乐说,双手抱着腿这个姿势让半边身子都麻了,他只好往后挪了挪靠在墙上问。


“哦,我……我是坐在最后一排的人,后上车的。”那人这么说着,语气在张佳乐看来很诚恳。


张佳乐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努力回忆了一下,还是没想起对这人的印象。


“我先进去了。”张佳乐打量着对方说道,


“走好。”那人跟张佳乐对视了一会儿,居然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张佳乐在心里暗暗吃惊,搞什么啊,你这么自立自强导游知道吗?


张佳乐刚刚一想,导游的声音就在屋子里响了起来,大概就是交待一些安全注意事项什么什么的,千篇一律,张佳乐开始唏嘘这导游工作的难堪,不仅要遭人骂,还得整天浪费唾沫星子,跑来跑去的,自己以后毕业了才不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鬼差事。


不过,他怎么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我和你说,外面的那个同学,好心提醒你这儿还有一间房了啊你再蹲着那晚上也要这样蹲着了这人真是怪异,不赶快进来偏要在外边儿晒太阳欸喻文州你说他是不是很怪?”黄少天吵吵嚷嚷的隔着玻璃冲张佳乐喊,身边站着的男人微笑着。


“来了,给我等着——”张佳乐回应了一声,显然对这个刚认识的男孩儿感觉不错,急急忙忙的把帽子往边上一撩,上楼去了。


————————————————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