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野野

吹孙捧乐是最正经的时候。

【双花】酒后撒野?撒盐。(上)

    
————————————
    
     夜深人不静。
    “两位兄弟,再不走,咱这儿就得关门了。”
    “嗯好,行,老板麻烦你了。”
    “没啥,小事情,说起来,旁边的这人.....怎么喝了这么多酒?”老板一边收拾酒瓶子一边观察着那个喝的酩酊大醉的人,一长头发男的,长得特俊俏,怎么看也不像被甩的对象啊。
     “现在的小孩儿都不懂怎么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老板好心地说,“我看你是他兄弟吧,衣服都穿一样,等他醒了好好说说他,别为感情的事儿恼,这东西,说不准的!”
     “嗯,老板猜得很准,不过我们没关系,我是他队友。”林敬言结了账,扶稳了喝高的张佳乐,“走了。”
     “队.....队友?我咋没听说过这东西。”老板一人愣了好久。
     “老林,我.....我他娘的跟你说,说话,你看见我....”
     “张佳乐,你安静会儿,孙哲平的手机号是多少?”
     “..........”张佳乐摇头晃脑的折腾着,听到以后就是不说话了。
     “想说什么,你说吧。”林敬言平静地说。
     “老,老林,你听我跟你......讲,我他妈,我,我被人坑了,你,我...”张佳乐重复着几句话,“人坑我我还哭着呢......嗝,嗝,坑死我特妈的.....”
     “嗯,这话你之前说过,你还说你被坑了三年。”
     “滚他爷,我这么聪明.....我特聪明,大....大孙说我聪明的。”张佳乐一个没站稳,倒在了路边上,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着,林敬言见状也没有扶起他,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张佳乐,你跟前辈说说,想孙哲平多久了。”
     “想个屁啊.....这个混蛋,臭不要脸的!”张佳乐摇了摇头,突然笑了起来,“我.....拜他所赐,又捡起荣耀了.....哈哈哈哈,,破烂玩意儿!老林你是没看他走的时候......的样子......多蠢,忒蠢了!臭混蛋!臭混蛋!打死你,打死你......”
     林敬言沉默地看着张佳乐这么又笑又哭的在空中挥舞着双臂。
     拍打着并不存在的东西。
     林敬言给韩文清发了短信,告知张佳乐今晚不会去,又摸出了张佳乐的手机给孙哲平打电话。
     孙哲平的电话号码,只有张佳乐手机上存有,因为霸图对于孙哲平来说,不算什么。
    他在乎的,也就只有霸图里张佳乐。
    说这话的是张新杰。
    林敬言记得,他的语气笃定无比。
    张佳乐的手机有锁,林敬言想也不用想地填上了孙哲平的生日。
    解开。
    林敬言愣了几秒,终于笑了。
  “喂,孙哲平,出来接你老婆。”

    在张佳乐的印象里,他和孙哲平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是在百花的训练室里。
    那时候,繁花血景刚刚成形,张佳乐特紧张的观看着比赛视频,一到重点就屏住呼吸。
     这一招自己会有疏漏吗?
     孙哲平知道张佳乐这人,嘴上不说,但心里很在乎比赛的输赢,别人攻击他的打法,他就偏要攻击回去,一定要说的让对方喊妈妈才成。
     毕竟,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战队啊。
     张佳乐特别文艺的想说这一句话,撇着嘴思索了好久才鼓起勇气.......
     孙哲平不偏不倚地吻上了转过头的张佳乐。
     对,他预谋好久了。
     孙哲平没有见着张佳乐反应过来,低声笑了笑,左手轻轻扣住了对方的后脑勺,双唇摩擦着张佳乐的嘴唇,接着咬住了下嘴唇就不松开了,先是轻轻的吸吮,然后就是一番啃咬,张佳乐推不开对方,只好小声的抗议着,嘴唇变得红润,呼吸急促。
     孙哲平忍住了自己的念头才松开对方,特不要脸的还这么盯着张佳乐,看着对方的脸红的快滴出血来。
     “好软。”

       。。。。。。
     说真的,孙哲平在接到林敬言打来的电话是是有点意外的,在林敬言说道老婆是更意外了。
     不对啊,我这才二十多,前面的十几年就跟张佳乐一个人好了,哪儿来的老婆。
    “没啥,张佳乐喝醉了,正喊你呢。”林敬言说道,还很善意的将手机伸到张佳乐嘴边。
    “打死你个大混蛋!打死.......”
     “咳,呃,我知道了,我来。”孙哲平缓了缓,嘴角上扬,“我马上就来。”

     
待续——

评论

热度(53)